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. Join Hackpad Now.

Cheng En Hsieh

10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10 days ago
Cheng H
  • 個人資料中心不儲存個人資料,單從名稱上感覺蠻違背直接從名稱理解對中心以及想像。之後正式成立時要慎選名稱。
 
4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, Avross Hsiao 4 days ago
出席:tmonk、au、Avross、Fiorella、于珊、國巨團隊、Peace、余劼、Wendy
 
  1. 即便個人資料中心核准某演算法,各部會是否有權限拒絕該演算法,而拒絕提供產出結果?
Cheng H
  • 行政訴訟是告最後蓋章的人,相關部會則會已蓋章的人召集開會。個資法、政府資訊公開法的修改,人資總處是很重要的一關。
  • 個資的專責、資料的專責、判斷的集中管理的專責都不一樣。
Cheng H
  •  2018/2/7 小松那天蠻多社群朋友關心該案對「開放政府」的影響。 
  1. 各單位實行上是否會有甚麼困難,使得單位的態度趨於保守,寧願拒絕提供使用資料的權限?
  •   \是否對政府單位來說風險太大? 是否造成冗工?
  1. 台灣普遍對資料隱私的看法是趨於保守還是開放? 中間的平衡點是?
 
共享經濟
  
  1. 目前國發會法協有一個 KPI 是要確認鬆綁了多少法案促進數位經濟。
  1. 營業場所規範? 有些地方的確是不適合營業,但現在有待大眾去思考有哪些地方乍看之下不適合營業,但其實可以的地方。
  1. 創世基基金會 - 單親媽媽義賣,月收十萬是否要繳稅?是用創世開?還是個人開發票?占用道路,警察開單屬於地方自治的部分,道路是縣道或省道也有差。逢甲夜市年繳一億稅(照人流比例來說不合理)。
  1. 台灣悠遊卡、一卡通(三秒)及現金支付還是比行動支付方便(五秒,有時還要重刷)。
  1. 票證還是要印一張(強制顯示餘額),信用卡三千以下免簽,以上要看信用卡公司跟商家是否有規定要印。取決於電子簽章法。
  1. 電子收據的部分目前國家是三不管地帶。過去實體上發票與收據是分流。對銀行業來說,銀行甲要做收據的服務,主要是看金管會是否同意,認為這是否是金融業的業務(金融業需金管會特許才能做)
  1. 金融沙盒翻轉公務員對於申請案的態度。(不准會進沙盒、從以前核准會有風險,現在進沙盒內部委員要過半,進六個月實驗,變成政府單位否決的風險變大。)
 
政府資料跨部門運用之法治研析案 - 與國巨開會
 
  • 今日目標確認時程,介紹 vTaiwan 運作模式,介紹問卷(最複雜的是社會企業公司法)。
 
Avross H
  • 有關目前簡報之內容:
Cheng H
  1. 工作項目與進度提綱有很多是「是否」,會有 selection bias 的問題,覺得沒問題的人會來填,有問題的人都會來填,會得到與真實母體不太一樣的結果。
  1. 簡報第16頁的十個問題還需要再展開
 
Avross H
  • 議題重點內容:
  1. 國巨團隊認為「解釋機關」為重點(在政府內部交換的部分)
  1. 解釋機關應解釋「公益」的範圍。
  1. My Data 可攜式服務可減少重複開戶之繁雜程序。
  1. 現階段問專法似乎還太早,並預計將專法作為最後且不得以的手段。澳洲是透過專法當作最後手段,處理剩下極小規模的適用範圍。
Cheng H
  1. 冗工的例子 - 社會救助法實行,要去國保要資料,國保說要問金管會,金管會則要國寶去寫專章定義「公益」。
  1. 「本法未規定者,適用其他法令之規定。」- 害怕跨大解釋的法條寫法。
  1. 立法讓倫理審查機制不因為承辦人的態度而繼續運作,是否要在 DPA 下成立,但 au 說也有像個資法 53 條有寫但法務部沒做的狀況。
  1. 每一個機關的借接要求不同(金管會可能會覺得都很重要要開通 VPN,各個機關都很嚴,但癌的方向都不太一樣,造成政府內部間資料交換的成本變高),敏感程度決定資安程度。
  1. 公務機關經驗的傳承基本上都不會流傳,只要一換人能力就承辦人帶著走。大概除了主計處之外都是這旺的狀況(需要一個內部的維基百科)。尤其是資料流通的案子更是如此。
  1. 公務體系,外部的人協助經驗傳承(類似 DPA ),使否有激勵機制,或是透過教育業者勇於向政府機關提出。省力氣是促進公務員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,創新應用則不是主要原因。日本也為了公務機關創新在 2017 年在做調整。
  1. 沒有一致的做法教學,可能會增加各部會的風險(機敏資料沒人管、不機敏的資料要簽三層),行政院內有電子儀表板,每個部會都要交 schema ,實際實行的狀況就是有資訊處的人都做得很好,沒資訊部的就都空白,但也不能因此而去做懲處,變成不教而殺。國發會 - 資訊服務設計準則
 
 
Avross H
  • 問卷設計:
Cheng H
  1. ( Peace )填問卷的群眾,給一般民眾的問卷問的問題應該是較廣泛,與價值觀和原則相關的問題。有時也很難透過小字典讓填問卷的一般民眾有很直接的想像。重視量化,而非質化
Avross H
  1. 針對「使用者」的問卷,不同於針對法律人(學者、專家)的問卷,可使用更多的情境作問答。
Cheng H
  1. 問卷想得到的回覆是,蒐集更多的使用情境,可能透過 pol.is 表達,再來透過每個個案需求給法律專責的人去了解當中的困難在哪。
  1. 一般性的問券(價值觀上的)、使用者的問卷(使用者、法律管理者)並行,第一階段時此兩者應多於針對法律人的問卷
  1. 是否在問卷上線時就告知相關產業、醫療、華碩....etc. 不會限定廠商大小、新創事業也歡迎(也可能因為開放一個資料集就長出一個公司)
  1. (Peace)問卷的投入程度與專業程度會有成反比的狀況。
  1. 可以討論交流適合的問卷對象清單。
 
Avross H
  • 工作分配:
  1. 國巨協助提供綜合版的問卷初稿(展開十個問題)
Cheng H
  1. 社群協助白話文運動(小字典)、增加視覺化的參考資料,解釋問卷中的專有名詞,避免問卷看不懂,或是艱深名詞解釋艱深名詞。
 
Avross H
  • 時程:3/14國巨團隊提供初稿;3/14-3/21小松調整問卷,並整理問卷的發送對象;3/21-4/21(綜合版本)啟動線上意見徵集,再看蒐集結果作收斂、導流和分流
Cheng H
  • 5、6月配合國巨期中報告(著重國際做法),vTaiwan 可以 refine 第一階段蒐集到的資訊,針對這個報告做。
  • 線上徵集的主要對象是資料使用者。
  • 焦點座談則是給主要族群的人,與線上徵集平行運作。
 
區塊鏈與數位資產、信任機制
 
資產的認定? 資產的交易?
人格權?著作權? 
著作權是否算是資產?資產是否可以交易?
有形資產是否能轉換成數位資產?
 
11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11 days ago
仔魚 vTaiwan 2018.02.07 小松
Cheng H 出席:tmonk、于珊、雨蒼、fiorella、Avross、仔魚、Peace
 
 
24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24 days ago
  • 教國巨團隊使用 slack 、 google 線上論壇 - tmonk 負責協助
  • google 線上論壇 - 直接先寄邀請信
  • fb messager - 看 vtaiwan 群組能不能加入
 
  • Latex 要輸入中文字怎麼辦?
  • 調來調去一堆莫名其妙的 Bug ,所以我決定用 Adobe Acrobat Pro DC 來做後續的編輯(崩潰
 
 
76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76 days ago
王映筑 CUFP @ FLOLAC'14
 
 
(scm 開場)
 
Guest 那我們下午的演講要開始囉。今天很高興可以請到唐鳳來做這個主題的演講。唐鳳,大家知道他非常有名,做過很多很多事情。不過對我們這個圈子,讓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個 Perl 6 ,*,其實當時我知道的情形大概是那個語言定出來了,但是沒有人知道怎樣實作它。到最後呢,她先用 Haskell 做了一個 implementation 出來,在我們這個圈子,其實是非常轟動的事情。「 Functional language 有用了!」這樣。所以她今天會談一談 functional language 的用處。此外*她也*很多非常有趣的計畫,像零時政府啊,等等其他*。待會兒可以留下來跟我們聊聊。謝謝。
 
(開始)
 
王映筑 大家好,很高興可以來這裡分享「函數程式設計的商業應用」這個主題。
 
以前我在給演講的時候,常常因為簡報太多、時間不夠用,而講得太快,造成文字紀錄朋友的困擾,也壓縮到問答的時間。
 
這次很感謝 FLOLAC 幫忙為一小時的演講,訂了三小時的場地,所以有很充足的時間可以討論,而我也「自己的逐字稿自己打」,把內容先貼到 [Wiki](http://flolac.iis.sinica.edu.tw/flolac14/doku.php?id=zh-tw:talk1) 上了。這次演講完之後,共筆的逐字稿和錄音、錄影都會用 CC BY 4.0 授權釋出。
 
演講中如果有任何問題,可以到剛才的 http://tinyurl.com/flolac 頁面上的 #haskell.tw IRC 聊天室。如果沒有用過 IRC,也許可以旁邊的同學幫忙。任何時候有問題時,都歡迎留言或舉手發問。今天帶兩台電腦來,就是為了要一面看聊天室的。
 
這次演講的題目是 Commercial Uses of Functional Programming,它也是一個國際會議的名字,也就是 CUFP。2005 年第二屆是在愛沙尼亞舉辦,那時我給過一個演講。今年是第十屆了,我也在議程組 (Program Committee) 幫忙規劃內容。
 
這張照片是瑞典哥德堡 (Gothenburg),今年九月 CUFP 舉辦的地方,風景非常漂亮。
 
CUFP 在當初辦的時候,就有個口號叫做 Functional Programming as a means, not an end,就是剛才穆老師說的「拿函數程式設計來用、當作工具,而不是只是鑽研它本身」,就是說拿它來做實際的事情。
 
哥德堡是個工業城,也是瑞典的第二大城、Volvo 汽車就是從這裡出來的。九月一號,世界上最大的一個函數程式設計的年會 ICFP 會在這裡舉辦三天,接下來三天就是我們的 CUFP。
 
哥德堡最近在新聞上有出現,它在今天(也就是演講的這個時候)開始了一個為期一年的實驗,就是哥德堡的所有公務員從今天開始,到明年的這個時侯,每天只需要上班六小時。
 
這個實驗非常有趣。如果成功的話,他們就要推廣到全市,包含商業界,所有人都是上班六小時。他們也挑了一些特定的產業,像是居家照顧之類,把全市分成「對照組」和「實驗組」。對照組保持本來的工時,實驗組每天只要上班六小時,領一樣的薪水,一年結束之後來比較,看對生產力有沒有影響。如果沒有影響就推行到全部產業,如果效果良好,也許就會推行到全瑞典,真是太爽了。[笑聲]
 
為什麼他們會敢做這個實驗,是因為從 2002 年開始,Toyota 車廠在哥德堡就已經率先採用了六小時的工時。畫面上這位技術人員正在組裝一台 Prius,他的工作是從中午十二點開始,也就是說起床、吃個早飯、騎自行車去上班,一路工作到六點,非常認真工作之後打卡下班,然後就沒事了。他的月薪是新台幣十二萬,比一般的汽車工人要稍微高一些。
 
這是因為 Toyota 他們發現說,縮成六小時、中間不休息,這樣的方式下,產能其實是提高的,所以他們反而可以給更高的待遇。下圖可能看不太清楚,是 OECD 統計 GDP 和工作時數的關係,我們可以把它放大來看...
 
放大後就可以看出來,工作時數越少、越偏左邊,每小時產出的 GDP 就越高,這是非常標準的一個曲線。台灣在這邊,工作時數還蠻長的,但至少相對比平均來說要有效率,落在曲線上面。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右邊有一整排國家,上班工作的時間愈來愈長,一天十、十二、十四小時,可是對 GDP 來說,乘起來卻完全沒有影響。花這麼多時間工作,但是 GDP 沒有什麼差別。
 
為什麼這樣,還有地方要制定標準工時是十小時、十二小時呢?我想是因為「低效率的工作」這件事本身,是會讓人習慣的。長時間消耗在辦公室裡面、即使什麼事也沒做,但是感覺上還是有在做事,其實也是蠻舒服的一件事情...[笑聲]
 
這就讓我想到,在 1970 年代,C 語言剛出來時,那些原本寫 Lisp 函數程式語言的大師們,都覺得很奇怪:這個表達力很弱、容易出錯、動不動就 buffer overflow、要花非常多力氣來維護的語言,為什麼大家都一窩蜂跑去寫?它寫的作業系統 Unix 那麼多人用,我們花那麼多時間研究出的 Lisp Machine 為什麼沒有人用呢?
 
當時,一位很有名的 Lisp 黑客 Richard Gabriel,他就寫了一篇 paper,叫做「Worse is Better」,來說表達力弱、容易出錯,這些都不是問題。只要很容易上手,然後讓人覺得一開始寫起來蠻輕鬆的,然後陷入一個習慣當中,之後大家就不會想要去學別的語言了。他就用這個方式,來解釋為什麼 C 語言這麼流行的原因。
 
到了這個世紀,我們可以看到 JavaScript 是一個非常類似的情況:表達力弱、容易出錯,需要大量時間維護,可是大家都一窩蜂跑去學,不知道為什麼。「Worse is Better」翻成中文,我把它翻成「劣即是夯」,就是說很爛的反而會很流行... [笑聲]
 
不過「劣即是夯」還可以從另外一個方向來看,我們可以把它讀成「少力就是大力」,在英文叫做「Less is More」。就像 Haskell 這種語言,一開始學的時候有一個陡峭的曲線,還蠻辛苦的,但一旦掌握它之後,就可以用非常少的篇幅,做出非常多的事情,然後效率又很高。所以熟練之後,它就能創造出相當了不起的價值,就是「大力」的意思。這可以看作曲線的最左端,就是瑞典現在的位置。
 
拿這個比喻切入,我們就可以來講「函數程式設計」的商業應用。要講這個之前,應該要先定義一下,什麼是「函數式的程式語言」。一般來講,如果我們去 Wikipedia 或教科書上看,它指的是「支援 Closure 閉包函數,作為參數跟傳回值」,也就是 closures as first-class values,就可以叫做「函數式語言」。
 
這是什麼意思呢?我們直接來看 code。各位上了兩天課,應該看得懂這段 code… 這是 Haskell 裡面,可能是最重要的一個高階函數(用別的函數當參數的函數),就是 「結合函數」,寫成一個點。這個函數有兩個參數,就是 f 跟 g。它把 f 跟 g 拿進來之後,自己傳回另外一個函數。
 
這個傳回值是 λx,就是「有一個參數叫做 x」的某個函數,它的定義是 f(g(x))。舉例來講,如果我們結合 (+1) 和 (*2) 的話,它傳回的函數就是「先乘以二、再加一」,如果套用到 3 上面的話,結果就是 3 * 2 + 1,就是 7 嘛。
 
在這裡,我們要注意的是說,在 λx 的定義裡面除了提到 x,它也是提到 f 和 g,可是並沒有給出 f 跟 g 的定義。f 跟 g 在 λx 沒有定義,這叫作 free variable,就是「自由變數」,它們的定義是從上層函數那邊去給的。也就是說,每次跑到這裡的時候,就會用上層函提供的環境把它「封閉」起來(「close over」它們),把 f 和 g 當時傳進 (.) 結合函數的值,「包」進 λx 函數裡面。這就是為什麼 Closure 翻譯成「閉包」。
 
IRC 上說剛才的內容都有上到,所以我不用特別多講,那太好了... 但是我要講的是說,這並不是 Haskell 特有的功能,在 JavaScript 裡面,我們也可以寫完全一樣的東西。
 
這是 JavaScript,我們同樣也可以定義一個 function 叫 compose,吃兩個函數當作參數,然自己傳回另外一個函數 λx(只是這裡的 λ 要寫成 function),該函數的傳回值是 f(g(x))。除了要多打一些字,可能手會比較痛之外,這兩個是完全一模一樣的事情。
 
用結合函數,把問題拆成各自獨立的一些小部份,再用結合、filter、map 這些高階函數來架構程式,這就是「functional programming 的直覺」。有了這個直覺,就可以看到任何問題的時候,都把它想成一系列小函數,組合起來的結果。如果能夠充份掌握這個方法,就可以達到一個境界:「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、以無事取天下」,一切的東西,都化成非常簡單的、吃一個參數傳回一個值的函數,把它們全部組合起來,就可以變成一個非常複雜的程式。
 
好,傳教到這裡為止。[笑聲]
 
當然這並不是 Haskell 首創,而是 1958 年從 Lisp 開始的一個想法。到了 1970 年,出現了所謂的「物件導向」語言 Smalltalk,它有很多很有趣的特性,像是「繼承」、「封裝」、「類別」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特性。
 
之後就有兩個傢伙,Steele & Sussman,本來是寫 Lisp 的,他們就在想要怎麼改造 Lisp 語言,讓它有物件導向的特性呢?他們本來以為要加一大堆功能,但是在研究兩年之後,他們就發現不對,只需要加一個功能,就是「由外層函數提供裡面自由變數的閉包」這個功能,因為這是從 lambda calculus 來的,所以稱做 λ(lambda)。
 
只要有 λ 的功能,就可以實現所有物件導向所提出,看起來非常複雜的功能,這實在是太厲害了。所以他們就寫了一系列「Lambda the Ultimate」的 paper:「λ無上命令式」「λ無上宣告式」「λ無上跳轉式」「λ無上指令集」之類,聽起來很像六字真言的 paper,當然它們非常值得一看。
 
整個重點是,別的語言能夠做的,我們這邊只要用一個 λ 就可以做完了。他們發明的語言叫 Scheme,它的標誌就是 λ。後來所謂血統純正的「函數式程式語言」,在 logo 裡一定都會放一個 λ。我們可以看到,Haskell 標誌的中間就是一個 λ。左邊是最近很流行的 Clojure,它也是一個 λ。右邊是 Objective Caml,那隻駱駝身上可能有四、五個 λ… [笑聲]
 
Guest 那到了八零年代的時候,所謂的腳本語言 scripting language ,就是以 Perl 為首Python 、 Lua 、 Ruby 、  JavaScript 、 Perl 6 ,通通都覺得 λ 是個非常好的主意,所以它們都用各自的方法,把 λ  加進自己的語言裡面,本來沒有的,也都變成有了。
 
那接下來呢,就是工業界的 D 、 Erlang ,或者是我們在學界比較常用的 Mathematica 、 Matlab 跟最近非常紅的 Julia ,這些都是直接把 λ 當成它們語言建構的基礎。
 
到了新世紀, 2001 年的時候,微軟發現,再不支援 λ 就完了,就沒有人要用他們家的平台了,所以他們只好開發了 .Net  這套系統,把他們本來的系統語言變成 C# 、 Visual Basic .Net ,以及直接從 OCaml 全部抄過來,高達九成九九相似的 F#  語言,這些語言,也都是函數式程式語言,都支援 λ 。
 
再過了四五年,突然之間大家發現 JavaScript  到處都是,所以就出現了一系列,讓 JavaScript 當作執行引擎,我們編譯到 JavaScript 的簡寫語言包含 CoffeeScript  、 LiveScript 、 TypeScript 跟 Dart ,這些當然都讓寫 λ 變得非常容易。
 
最近的一些工業用語言,像 Go 、 Rust 、 Scala ,也全數是函數程式設計語言。終於到了最近兩年,因為 Facebook 把 PHP 改造成 Hack 語言的關係,連 PHP 自己都不得不採用了 λ ,這還是去年的事情。
 
接下來, C 的徒子徒孫們, Objective-C 的 block , C++11 以及最近剛出的 Swift ,當然也都是用 λ  ,每一個都是函數式程式設計語言。終於到了今年三月,最後一個,大家以為永遠不會淪陷的物件導向語言,叫做 Java 的,也淪陷了。[笑聲]
 
因為 Project Lambda ,從 Java 8 開始,完全支援 λ ,函數程式設計。所以除了底下那四個,語言界的活化石之外(投影片下方從右到左: Ada 、Cobol 、 ANSI C 、 Fortran  ),這年頭所謂「函數式程式設計語言」,就是「程式設計語言」,這兩者完全沒有什麼差別。唯一的差別只是你要用多少 λ你要怎麼用 λ  ,而不是說你的語言支不支援 λ 。除非你很不幸地在用這四個活化石語言,不然你的語言,一定都支援 λ 。
 
所以我想今天我想講的並不是 λ calculus ,而是這十年來左右函數式程式語言在這上面再加上去,用 λ 構築出的一些功能。這些功能,可能沒有 closure 那麼普及,但是按照技術輸出的程度,我們可以想像,它們接下來四五年,也會變成主流語言的功能。
 
第一個,叫做 generator ,如果有寫 Python 的朋友,應該滿熟悉 generator 的。這裡我們可以看到 Haskell 裡面,這裡是個滿經典的範例(投影片 31 到 33 頁),就是我們要定義斐波那契數列的時候,我們可以定義一個無限長的串列,它需要無限多的記憶體,才能夠表示......沒有啦(笑),它需要無限長的記憶體,才能夠全部印出來。
 
它 的第一項是 1 ,第二項是 1 ,它的第三項開始是 x + y ,其中 x 是從它自己給, y 是從它自己的第二項開始給,所以它的第三項就是 2  = 1 + 1 ,接下來 + 2 = 3 ,所以就 1 1 2 3 5 8 ...  這樣子,沒有問題吧?所以這個串列是個無限長的串列,我們就可以對它做一些操作。好比像說在這裡,我們可以說要把 fibs 這無限多個,每個都先 * 2  ,接下來出來的這個串列,每個再 * 5 ,接下來我要拿前 6 個,然後把它印出來。丟進 Haskell 裡面,它就會很高興地告訴你是 10  10 20 30 50 80 。
 
在一個沒有 generator 特性的語言裡面,例如像說 C 裡面,在第一步 map (* 2) fibs ,其實它就已經會卡住了。因為一個無限長的串列,你要對它每一個逐項 * 2 ,需要無限久的時間跟無限多的記憶體,這兩個可能都是一些問題。
 
但是在 Haskell 裡面,這並不是問題,是因為在 Haskell ,我們不需要像在 Python 或別的語言裡面,用 yield 這個語法來定義  generator , Haskell 裡面,任何時候寫出來的任何函數,自動就是 generator ,所有寫的 List  ,它自動因為惰性求值的關係,它需要這個值的時候,才會去算它的關係,每次需要拿六個的時候,就會先拿一個,發現是 1 ,再 * 2 * 5 ,然後 1  2 3 5 8 就停了,第七個事實上沒有用到,所以永遠不會去計算。這是 Haskell 一個有別於幾乎所有其他語言的特性。Haskell 的 GHC 這個大家都在用的編譯器,有一個特性就是 list fusion。list fusion 是這樣一個概念,就是當編譯器看到你寫了兩個 map ,連續寫,就是把某個東西的每一項做某個操作,再做另一個操作的時候,它會自動把兩個 map 改寫成一個 map。改過的 map 裡面就是左右兩邊結合起來。這樣我們不需要額外一個中繼的迴圈,而只要一個迴圈-這個迴圈對這個無限串列的每一項都直接乘以二,乘以五。這個在最佳化上面很重要,因為有些編譯器看到這樣就可以知道是乘十的意思之類這樣子。所以就可以用非常少的記憶體做無限多的操作。
...
38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eng En Hsieh 38 days ago
Cheng H 2015-04-24 「遠距健康照護」及「個資利用與去識別化」諮詢會議
 
諮詢會議直播(7pm):https://livehouse.in/channel/vtaiwan
部會簡報(遠距健康照護): http://www.slideshare.net/vtaiwan/ss-47314038
部會簡報(個資利用與去識別化): http://www.slideshare.net/vtaiwan/ss-47314074
  • 記錄影片:
  • 聲音跟影像有點對不起來 XD
  • 後段因為 LiveHouse.in 外網的連線有問題(下次據說會帶綠色乖乖),切換到政院內網的 YouTube 訊源。
  • 所以後兩小時可以看政院開麥啦的 YouTube 版,影音應該比較對:
*
實體發言紀要:遠距健康照護
(衛福部簡報:分成四個部份報告)
 
照護司陳秀玫科長
  • 公版 App 推廣,Source Code 已開放
  • 採 BSD 授權條款
  • 制定生理資訊傳輸設備與規範
  • 國外法規分析:日本是法規、美國專為非醫療原則訂定法案等
  • 但沒有強制力,待未來凝聚更多意見後,再進行法制化。
  • 小結:結合長照及 ICT,建構整合性、有效率、好品質之長照服務網路
醫事司呂念慈科長
  • 目前以醫療諮詢為主,沒有診斷、開立方劑
  • 唯一的例外:急性腦中風,於資源不足時得遠距判斷
  • 日本:特定慢性病可以遠距診療
  • 美國:無第三人判斷介入即可,遠距仍算作「親自」
食品藥物管理署吳正寧科長
  • 來晚了,沒聽到前面,不過衛福部沒有藥物管理署,應該是「食品藥物管理署」?
  • 感謝,已修正
  • 器材網路販賣 
  • 美國:經FDA核准上市之醫療器材,始得於網路販賣。購買處方醫療器材須提供處方箋。
  • 英國:醫療器材上市須符合歐盟醫療器材指令並經核准。
  • 日本:經官方核准上市之醫療器材,始得於網路販賣。
  • 3月19日已與醫療器材相關公協會、消基會及專家協商溝通。
  • 參酌各界意見審慎評估適合開放品項,預計於第2季辦理預告事宜。
  • 今天想討論的:血壓計、耳溫槍、隱形眼鏡清洗、保存液及傷口敷料,是否開放於網路販售?
食品藥物管理署張馨文科長
  • 日本:一、二、三類藥品,具實體店面之藥局、店鋪販賣業可販賣。
  • 中國:非處方藥,限藥品連鎖零售企業可於網路向個人消費者提供藥品。
  • 美國:藥局向認證機構取得認證後,始可於網路提供處方藥。(最寬鬆)
  • 但是網路販售偽禁藥事件頻傳,2009年NABP公告5231間網站中有超過5000家未能符合州或聯邦法律或NABP有關病人安全及藥局經營標準規定之網站。
  • 目前台灣完全沒有開放,因此在 vTaiwan 上討論。
  • 較無爭議:優先開放網路販賣乙類成藥。
  • 原本是想藥商先行:藥商得於網路買賣通路販賣乙類成藥應行登記事項。
  • 但在 vTaiwan 討論後,擬比照現行乙類成藥之實體經營模式,開放百貨店、雜貨店及餐旅服務商得於網路販賣乙類成藥。
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郭博昭博士
  • Demo:App 傳簡訊通知父母的血壓、生理狀況。
  • 我父母在高雄,所以我很想關心父母狀況,這是已經發生的現實。
  • 這是全國性的,甚至有公益的,不用付費。
  • Demo:個人血壓(雲端運算)
  • 「恭喜你,血壓進步了 13%」
  • 那是不是可以拿這個手機資訊去看診?去醫隊可以比較不用排隊?
  • Demo:心電圖,像是手持遊戲設備,直接上傳雲端判讀。
  • 「戰鬥力 92,繁殖力 34」
  • 其實是交感神經、副交感神經的代號
  • 所以戰鬥力強,可能意思是睡不著...
  • Demo:穿戴式心電圖貼片
  • 哇我有心律不整(一個月前的資料)
  • 如果遠距照護和醫療可以採用這些資料而不犯法,不是很好嗎?
藥事品質改革協會余萬能常務監事
  • 郭博昭博士自己是醫師...
  • 不過一般人生病還是要看醫師。
  • 藥品是生病的人,或是高危險群在吃
  • 藥事法中規定:產品與服務是兩件事
  • 專業人員、藥師,具有轉譯的功能
  • 我剛才去 7-11 買乙類成藥,萬應白花油
  • 7-11 的店員說「有仿單自己看」
  • 1. 不得內服 2. 兩歲以下不能用 3. 要放在小兒伸手不及之處
  • 適應症:急慢驚風
  • 驚風是小兒時期常見的病症,為兒科四大症之一
  • 但是一般人看到就知道嗎?
  • 如果網路賣藥,應由誰來解釋?
  • 對於藥品如何使用,有時需要專業人員解說
  • 否則有些人可能就算有說明書也可能誤用
  • 解說如「抗生素不能亂吃,不然就會有抗藥性,藥品不能多吃,但有病也不能少吃」
  • 兩歲零一天的小孩如果吃了白花油...
  • ...就會呼吸衰竭。大家知道嗎?
  • 如果 7-11 賣了,產生死亡,法律上就有相對責任。
  • 很多工人自己買威士比,有酒精。
  • 藥師如果沒有說「你買了兩瓶,不能一天喝完」,是有責任。
  • 網路上買,要怎樣去規範、去提醒?
  • 我在日本買酒,要檢查 18 歲以上... 我其實 60 歲了,但這個程序不能跳過。
  • 在 7-11 根本沒有管制。有些店員就幫忙按了。
  • 因此,「在網路上一次買五打藥酒」誰來控制?
  • 感冒藥有甲基麻黃素
  • 如果藥師看到有人買五箱,可能會想到「是不是去做安非他命?」
  • 但是網路上自我藥療,想拿到就拿到,得自己負責任。
  • WHO 有列出 16 項風險,各國都要自己控制。
  • 最重要的兩點:人民有自己認識病情的能力,以及隨時可以充份找到專業人士(professional referral)
...

Contact Support



Please check out our How-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! :)

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,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. Thanks!


Log in / Sign up